血紅小說網 > 都市小說 > 王的女人誰敢動 > 第1009章 毒酒

第1009章 毒酒

    “公主,請起。”

    安寶心疼,過去欲要將鳳九兒攙扶起來。

    “父皇。”

    鳳九兒甩開了安寶的手,抬頭一瞬不瞬地看著鳳穹蒼。

    “父皇,放了二皇兄,放了那個宮女。”

    憑氣息,她已經確定里面受罰的人是她的二皇兄沒錯。

    “他們犯了罪,如何能放?”

    鳳穹蒼一臉淡漠地看著面前下跪之人。

    “父皇,我沒事,那宮女也是無意的,她肚子里……父皇,請放了他們。”

    鳳九兒雙眸通紅,熱淚盈眶差點就要流下來了,她彎腰用腦袋往地面撞上去。

    “公主,不可。”

    安寶猛地跪下來,阻止鳳九兒傷害自己。

    “二皇子罪不至死,但,犯了錯就該受到懲罰,公主又何必難為陛下?”

    “安寶,那小宮女呢?

    她在哪?

    她在哪?”

    鳳九兒很激動,激動得連聲音都有幾分顫抖。

    見安寶不說話,她的目光再次回到鳳穹蒼身上。

    “父皇,我不想再有人因為我喪命,父皇,求你,放了他們,父皇……”鳳九兒的話還沒說完,殿外兩名公公急急忙忙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看到殿中不僅有皇上,還有跪在地上的公主,兩名公公看了安寶一眼,點點頭。

    安寶一拂手,兩名公公后退幾步,轉身離開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鳳九兒腦袋轟的一聲,整個人都軟了下去。

    伸出抓住安寶的手臂,她剛才還沒流下來的淚水,這下不爭氣地淌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安寶,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你說,這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安寶為難,轉身看著鳳穹蒼,也舍不得離開。

    鳳穹蒼再看了鳳九兒一眼,一擺衣袖,淡淡道:“擺駕!”

    “是,陛下。”

    安寶恭恭敬敬地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里面鞭打的聲音依然在傳出來,鳳九兒腦袋一片空白,放開了安寶。

    她真的很難想象,這一切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不可能!宮女肚子里面的小孩是父皇的孫子,他再狠心也不會對自己的孫子下手,不可能的!一定是自己聽錯了,這只是懲罰,不是賜死,她不可能死了。

    鳳穹蒼離開,沒有留下任何一句話。

    安寶看看陛下離開的身影,視線回到鳳九兒身上。

    “公主,陛下不可能留下一個會給你造成威脅之人,一切都過去了,你別多想了好嗎?”

    安寶站也不是,跪也不是,只能曲著身子,盡量讓自己和鳳九兒的高度別相差太多。

    鳳九兒深吸了一口氣,抬眸看著安寶。

    “安寶,你說,父皇真的將她賜死了嗎?

    死……了嗎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安寶點點頭,“賜了毒酒,留得全尸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,小的先行一步,你去看看二皇子,一百鞭子,我擔心他受不住啊。”

    話語剛落,安寶急急忙忙離開了。

    賜了毒酒,留得全尸?

    人都死了,留得全尸又有何用?

    難不成還要謝主隆恩?

    鳳九兒是真的沒想到,事情會是這樣的結局。

    一條活活的生命,不!一尸兩命,兩條人命,在如此隕落。

    父皇,為何能如此忍心?

    “公主。”

    劍一過去,將鳳九兒在地上扶起來。

    偏殿里,依舊傳了啪啪啪的聲音,鳳九兒握了握拳,舉步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鳳言被綁在鐵架上,一個寬大的背,早已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一名強壯的侍衛,目不斜視,依然拿著鞭子,用力往鳳言身上狠狠地甩下去。

    看見鳳九兒進門,守在一旁的侍衛立即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公主,救救二皇子,公主。”

    此人是鳳言的貼身侍衛古茗成,他何嘗不想阻止這一切,可皇命不可違。

    鳳言全身都沾滿了鮮血,大汗淋漓,卻還是能保持清醒。

    他緊咬牙關,嘴角邊淌出來的血,越來越多。

    鮮血不僅流到地上,甚至飛濺到四周的墻壁上,整個場面,看起來觸目驚心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啪的一聲鞭子甩在肉皮上的聲音響起之后,鳳九兒緊握雙拳,舉步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劍一緊跟其后,生怕那帶刺的鞭子,會傷及這丫頭。

    聽見公主的話,執鞭侍衛停下來,轉身看著過來之人。

    “公主。”

    他頷首喚了聲。

    “不可再打。”

    鳳九兒隨意看了他一眼,視線再次回到鳳言身上。

    “公主,這是皇上……”“要打,打我好了。”

    鳳九兒打斷了侍衛的話。

    站在鳳言身后,看著他被打爛的背,鳳九兒閉上雙眸深吸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“過來,給我二皇兄松綁,要是父皇怪罪下來,我一力承擔。”

    古茗成就是在等公主這句話,看了鳳九兒一眼,他點點頭,大步來到鳳言身旁,伸出大掌,給鳳言松綁。

    “公主,這是皇命,一百鞭,少一鞭也不可啊。”

    一位守在一旁的公公,低聲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現在幾鞭了?”

    鳳九兒側頭,斜睨了公公一眼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公公被她凌厲的目光嚇得后退了半步。

    “本公主問,現在幾鞭了?”

    鳳九兒依然冷冷地盯著公公,“剩下的,都打在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鳳九兒轉身,背對著身后的侍衛,看著鳳言。

    “要是不夠,打夠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還沒完說話,劍一張開雙臂,擋在他身后,看著手執長鞭的侍衛。

    侍衛看了公公一眼,公公眨了眨眸,也回視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該是夠一百鞭了……吧?”

    “莫不是皇上讓你數的數?”

    侍衛白了公公一眼,“你說夠,便是夠了。”

    侍衛很冷,如同他手上沾滿鮮血的鞭子一般。

    公公咕嚕一聲,咽了一口口水,在他身上收回視線,看著鳳九兒。

    “公主,夠……夠了,方才是奴才在數數,這一百鞭子,夠、夠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鳳九兒轉身,有幾分滿意地點點頭。

    “既然懲罰已經足夠,我帶二皇兄回去,父皇應該不會有意見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會?”

    公公的臉上立即堆砌出一抹笑容,“公主要帶二皇子回殿嗎?

    奴才這就去帶御醫過去。”

    鳳九兒一甩手,已經顧不上那么多。

    公公離開,抓著鞭子的侍衛,也頷首離開了。

    古茗成將鳳言解下來,扶著他,讓他在地上坐下,劍一過去,也幫忙扶了一把。

     五星独胆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