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紅小說網 > 歷史小說 > 猛卒 > 第二百一十三章 趙府壽宴(二)

第二百一十三章 趙府壽宴(二)

    這時,幾名女客走了過來問道:“剛才那個年輕人是誰?”

    郭宋的氣質和形象確實很引人矚目,幾個貴婦雖然在閑聊,但目光卻沒有放過四周的亮點,郭宋的到來立刻引起她們的矚目。

    趙云海苦笑一聲道:“他是我侄子的朋友,叫做郭宋,好像還是縣侯,具體是哪家的孩子,我還真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幾個貴婦反應極快,“會不會是郭淑妃家的孩子?”

    她們想到的不是郭子儀,而是太上皇的淑妃,一般外戚封高爵是很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郭家已經過氣了,除非他姓獨孤,那才是良配。”

    幾個貴婦都心照不宣地笑了起來,趙云海臉上肌肉直抽,這幾個女人還真敢說話,獨孤家的嫡子輪得到她們?那是要娶公主或者縣主的。

    不過趙云海心中也疑惑起來,如果這個郭宋不是郭子儀的孫子,難道他真是郭淑妃家的子侄?

    ........

    郭宋進了趙府,趙府內客人已經不少了,到處是三三兩兩聚在一起說話的官員,這個時候就是搭上人脈,建立關系的機會了,一些年輕官員趁機和權官搭訕,認識了以后,為下一步上門拜訪做鋪墊。

    “郭公子,我帶你看看坐位,等會兒人太多,不好找!”

    “多謝了!”

    趙氏子弟很客氣,帶著郭宋一路來到東院,東院也搭了一座巨大的棚子,有數百名賓客在這里用餐,位子并不是隨意而坐,每個位子上都寫有名字。

    “在這里!”

    趙氏子弟很快給郭宋找到了座位,還不錯,正好在走道邊上,位子比較寬敞,如果夾在中間就難受了。

    趙氏子弟又讓一名侍女給郭宋上一盞茶,歉然笑道:“公子先休息,我還要去大門口迎接客人,就先失陪了。”

    “趙公子盡管隨意!”

    趙氏子弟抱拳行一禮,便匆匆走了。

    郭宋坐在榻上慢慢喝了幾口茶,大棚里也有五六名和他一樣的單身官員,都獨自坐著喝水,趙家對自己還不錯,還是一杯煎茶。

    郭宋喝了幾口茶,身后忽然有人叫他,“郭公子!”

    郭宋一回頭,頓時大喜,叫他的人竟然是皇商大管事李安,他連忙起身行禮,“安叔,好久不見了!”

    李安在長安是一個很特殊的存在,他不是朝廷官員,但他人脈深厚,朝廷權貴基本都認識,甚至連天子也和他私交不錯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時候回來的,怎么不去看看我?”李安笑道。

    “回來有一陣子了,一直在忙碌陣亡將士的事情,直到昨天才忙完,這不,又接到了趙家的請柬。”

    李安和郭宋坐下,微微笑道:“你自掏腰包十二萬貫給陣亡將士家屬發撫恤,在長安已經傳開了,賢侄,大部份人都說你蠢啊!”

    郭宋搖搖頭道:“我自求問心無愧,管別人怎么說我!”

    “但我覺得這卻是一個好買賣,在商言商,賢侄莫怪我言語不敬。”

    郭宋笑了笑道:“我本來就不是做給別人看的,安叔怎么想,我當然不會干涉!”

    “賢侄聽說過千金買骨的故事嗎?你這個舉動就是千金買骨,說明你重情重義,錢算什么,在大唐名聲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郭宋苦笑一聲,他可沒這樣想過,他只是希望將士們能安息。

    郭宋不想談這件事,便岔開了話題,“說起來還要多謝安叔把多寶閣讓給我們,安叔一直很照顧我的生意。”

    李安呵呵一笑,“那件事其實和你無關,我和你師兄很投緣,多寶閣雖然賺錢,對我來說,賺錢的路子太多了,我無兒無女,也不需要那么多錢,那次你師兄來找我,求我介紹一條生意路子,我正好多寶閣想放手,就做個順水人情給他了,另外幾個東主都是皇親,聽說我不做了,也跟著把份子一起賣給了你師兄,其實也是師兄的運氣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運氣一向不錯!”

    李安沉吟一下道:“還有一件事我得提醒你,或許你不會在意,但我不能不說。”

    “安叔盡管說!”

    李安壓低聲音道:“我勸你盡量少和召王往來,不要在關鍵問題上站錯隊。”

    “安叔聽到了什么嗎?”

    “有些事情在官場上傳得很快,像你和召王一起從河西回來,還有召王給你送帳篷,這些朝廷都已經傳開了,一旦打上了召王的烙印,對你不利啊!”

    郭宋倒沒有想到這些事情傳得這么快,那自己和召王吃飯的事情會不會被人知道了?

    郭宋從懷里摸出一塊羊脂籽玉,遞給李安,“這是我在安西得到的,這塊玉送給安叔了。”

    李安嗜玉如命,連忙接過玉細看,只見這塊玉細白如脂,毫無一絲瑕疵,上面有點點灑金,頓時大喜過望。

    “賢侄,你在安西是不是得了很多玉?”

    郭宋沒好氣道:“我在安西的玉再多,也沒有你老收藏得多,如果你有興趣,可以去多寶閣看看,他們從我手下士兵們手中收了不少玉。”

    “好!我明天就去多寶閣看看。”

    這時,有人在帳外喊道:“老安,走了!”

    李安對郭宋笑道:“有人約我去聽曲,要不要一起去?”

    郭宋搖了搖頭,李安呵呵一笑,“年輕人,要多接觸一下女人,你才會覺得生活其實還是很美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安叔去吧!我想去逛逛園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先去了,回頭再來找你。”

    李安笑著拍拍他肩膀走了,郭宋又喝了兩口茶,坐著也覺得有些氣悶,他便起身向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趙府的客人越來越多,東院、西院和中庭隨處可見三三兩兩的官員,各個樓臺亭閣都已經坐滿,唐朝女人也不用專門回避,她們也集中在一起閑聊。

    郭宋走了一圈,索性向后院花園而去,后宅不對賓客開放,但花園可以,東西兩院各有一條長廊可以走過去。

    趙府的后花園呈一條狹長型,大約有二十余畝,實際上就沿著一條穿府而過的小河布置,此時正值仲春,花園里姹紫嫣紅,份外妖嬈,但進了花園,郭宋便后悔了,這里幾乎都是年輕少女們的世界,足足有一百余名少女在花園里結伴賞花。

    她們大多穿著各色羅裙,雙臂環繞輕紗,肌膚粉白,充滿了青春活力,但花園里也有不少年輕男子,但他們明為賞花,實為看人。

    各種宴席同時也是年輕人見面了解的機會,唐朝沒有相親的風俗,年輕人大多通過各種活動認識,然后請父母求親,如果門第差異不是太大,父母一般都會成全兒女的請求。

    當然,權貴官宦子弟也有很多為了某種目的而聯姻,尤其是關隴貴族,婚姻就是他們彼此之間聯系的一種紐帶,基本上都是政治聯姻。

    郭宋感覺不遠處有好幾個少女在竊竊議論自己,他有點尷尬了,他可不是為了賞美而來。

    他連忙轉身向回走,穿過一座小橋,小橋上也有一座亭子,卻見一名少女正扶在欄桿上望著隨風而飄的柳絮。

    她穿一條淺綠色長齊胸羅裙,外披一件半袖襦衣,雙臂上繞一條黃色絲帛,頭梳單環望月髻,斜插一根步搖簪子,由于背對著郭宋,看不到她的容貌,但覺她肌膚晶瑩如雪,雪白的脖頸優美而頎長,身材苗條,大概在一米六左右。

    郭宋從她身邊快步走過,卻聽見她低低吟詩道:

    二月楊花輕復微,

    春風搖蕩惹人衣。

    他家本是無情物,

    一向南飛又北飛。
五星独胆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