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紅小說網 > 都市小說 > 從1983開始 > 第二百四十九章 群英薈萃

第二百四十九章 群英薈萃

    “我先簡單說一下,整個流程是開頭幾個節目,然后運動員入場,領導講話,宣誓等等,跟著是文藝表演。

    開頭節目我們準備了三項,第一項跳傘,4架飛機,60名跳傘運動員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打斷一下。”

    一個空政的舉手,問:“您是說,從飛機上直接往體育場里跳?”

    “對。”

    “這個難度不小啊,有把握么?”

    “我們找的最專業的運動員,經驗最豐富的已經跳了五千多次,就算有困難,我們也要全力保證萬無一失!”總導演道。

    眼下三百來人,都是各單位的藝術精英,心氣極高,縱然為國出力,卻誰也不服誰。

    空政的這位點點頭,不再詢問。

    “跳傘分幾個小環節,第一個,運動員拿著彩色煙帶,在空中盤旋,劃出各種形狀。

    第二個,每人帶著一個國家的國旗往下跳。”

    “依次跳?”

    “對,依次跳。”

    刷刷刷,又是一片記錄聲和私語。

    總導演剛要再說,忽聽背后傳來一把很年輕的聲音,“跳的順序怎么排,誰在前誰在后?”

    “按字母順序,中國剛好在最末。”

    他沒回頭,道:“當五星紅旗落地之后,進入第三個環節花式跳傘,疊羅漢、天女散花之類,我就不多說了。

    第二大項,軍樂團。共三個樂章,行進演奏,主要是各種隊列組合。

    第三大項,簡化24式太極拳。中日共1400人,因為動作比較柔緩,找的也是中年群體。”

    總導演把情況捋了一下,敲敲桌子,道:“正式的文藝表演在運動員退場之后,最少最少有一個小時,大家都說說吧,各抒己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短暫的沉默,東方歌舞團的一位老導演開口:“我覺得先確定三點,一是我們要展現的氣質,二是展現的元素,三是展現形式。把這三點定下來,大方向就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對。氣質很簡單,肯定是積極向上,不畏艱難的一種感覺。”

    “還有笑迎八方客,展現自我風采的精神面貌。”

    “元素就很復雜了,我們要古代的還是現代的,還是兼容并包?”

    “兼容并包最好,比較全面,哎……”

    又一位老前輩道:“能不能按時間順序來?上下五千年,三皇五帝,秦皇漢武,唐風宋韻,直到改革開放,取一些重要節點。”

    “難搞。五千年歷史,哪段重要哪段不重要?光選擇上,就不能達成一致。”

    “我同意。抗日戰爭重不重要?重要,沒有抗日戰爭就沒有我們的崛起,但能放到臺上演出么,日本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這個,太總括性了……”

    鄧在君想了想,道:“以我們的技術條件很難有足夠的感染力,還是摘取一些元素為好。”

    “中國跟別的國家不一樣,它是由很多不同的地域文化,經過無數斷裂、重組,最終形成的這么一種風格。我們說中國元素,其實就是民族元素,地域元素。”

    “我贊同,所謂展現元素,其實是展現我們包容性的文化特征。”

    “這個可以延伸到第三點,用什么樣的形式?我覺得工體那么大的場地,肯定要人海戰術。我個人來講,最直接的想法就是氣勢雄渾,陽剛大氣。”

    “喲,你這倒簡單了,從民族特色中找唄?”

    “本來就不用那么復雜!大方向肯定簡單,細節才要琢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李導演和鄧在君小聲交流了幾句,道:“我們認同這位老師的說法,可以嘗試這個思路。”

    “畢竟民族的才是世界的。”

    正此時,背后又悠悠的傳來一句。

    嘖!

    李導演忍不住回頭,人太多,無從辨別,只贊道:“這話有道理,民族的才是世界的。”

    關于此句名言,很多人認為是魯迅說的。但也有人考據,魯迅沒說過,原文是:“(文學藝術)有地方色彩的,倒容易成為世界的。”

    鄧在君也回頭,一眼盯在某人臉上,果然年輕的過分。

    “嗩吶!必須是嗩吶!”

    “沒錯,氣勢高昂舍它其誰!我在靈璧聽過周家嗩吶,那真是一曲吹斷腸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同意,嗩吶都是獨奏,那么大場地,再高能蓋住全場?”

    “誰說都是獨奏?閩西大嗩吶就是公吹和嫲吹,一個甜美,一個渾厚,完全可以拿到臺上去!”

    “嗩吶高亢我承認,但這是亞運會!我們要的不僅是聽覺上,還有視覺上的震撼。你能找五百人一起吹嗩吶么,那能聽出什么動靜?”

    “幾位老師,幾位老師……”

    鄧在君打斷,“您是想現場吹奏?”

    “嗩吶必須現場吹啊!”

    “這個風險我們可擔不起,沒人敢保證不出岔子,而且我們的音響設備,還做不到讓一只嗩吶響徹全場。”

    “那,那五百人也行啊……”

    一位支持者迅速衰弱,小聲嘀咕著,其實自己也明白,幾百人吹嗩吶簡直難以想象。

    另一位支持者不服,差點拍桌子了,“那你說,你用什么?”

    “鼓啊!”

    對方提高音量,“雄渾威武,舍鼓其誰?”

    喲!

    鼓這個字眼一吐出來,全體眼睛一亮,太適合這種場面了,甚至更大的都壓得住。

    “我推薦安塞腰鼓!陽剛大氣,還在陜北老區,更有意義。”

    “誒,好!”

    嗩吶黨又活了,“安塞腰鼓好,可以有嗩吶伴奏!”

    “我推薦威風鑼鼓,比安塞腰鼓更具氣勢。”

    “那種大鼓也好,古代軍隊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還有鐘,現場可以用大鐘報時。”

    大家順著民族元素往下捋,思路越來越活,很快具體到音樂舞蹈上。

    老家伙們都不是一般人,扛過槍,下過鄉,三江平原開過荒,是真有生活。年輕的也不逞多讓,專業藝術院校畢業,更具審美性和時代感。

    三百來人的屋子里,氣氛熱烈且焦灼,爭論的不可開交。

    劉迪急的臉紅脖子粗,卻根本插不進去,一偏頭,見許非在本上畫著什么東西,花花綠綠的。

    “這時候怎么還畫畫啊,你不說兩句?”

    “說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參與討論啊,我們京臺總得做點貢獻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還沒想好,您給我們打個樣兒?”

    我要能打樣兒,我還著什么急!

    劉迪知道自己的水準,搞政治正確,耍點小機靈還行,碰上這么大的活動,分分鐘見光死。

    (還有……)
五星独胆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