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紅小說網 > 科幻小說 > 百萬可能 > 第五百一十章 算計

第五百一十章 算計

    在程林的感知中,靈界內部,那柄安然放置在桌上的禾劍突然顫抖起來。

    發出“嗚嗚”的劍鳴。

    這熟悉的一幕讓他當即聯想起了在蜀都的那一次,當時禾劍也有過類似的表現,那意味著,在他周圍一定范圍內,出現了另外的禾劍的蹤跡。

    這個消息讓程林頗為欣喜。

    自從兩把禾劍熔煉成功后,他就發現煉器爐單純的修補已經幾乎對其沒有了用處,就算不停燃燒幾個晝夜,破損程度也幾乎不會減低。

    這意味,禾劍修復的途徑只剩下一個。

    然而這段時間過去,他卻始終沒有找到新禾劍的線索,不曾想今天竟再一次感受到了震顫。

    “附近有人?應該是其他的探索隊伍,不知道是不是蘇國的。”

    程林轉念又有些發愁。

    如果說禾劍在學員手中,他該如何拿到手?打暈了搶劫?……這未免太那個。

    做交換?這樣會不會顯得太古怪,并且引起不必要的注意?

    但無論如何,他總得先去看看情況再說。

    腳步略微放緩,程林望著身旁的隊伍其他人,陷入沉思:

    “該編個什么理由好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海岸邊。

    在狂風吹起巨石的一刻起,二院的學員們便繃緊了神經。

    這意外的一幕完全打了個他們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這些蘇國人發瘋了么?”

    他們完全不理解到底發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循著巨龍的足跡,好不容易跑到森林的盡頭,結果還沒等喘勻了氣,就遭遇了突襲。

    就算是兩國之間存在一些競爭,但也絕不至于上來就喊打喊殺。

    他們本能地察覺不太對勁,然而卻根本無暇多想,就連打開攝像的功夫都難有。

    在修行者面前,這兩三百米的距離,當真是轉瞬即至。

    “梁丕!”

    飛沙走石襲來,作為隊長的宋顯真果斷點了梁丕的名字。

    一路上經過多次配合,基本的戰斗默契已經形成。

    梁丕雖然又驚又怒,卻仍舊果斷向前踏出一步,深吸口氣,探出一根手指向面前的空氣點去。

    在他面前,一個精致的場域圖影緩緩浮現。

    道道靈氣聚集,繚繞于指尖,隨著手指向前推去,一個無形的光環擴散開,將面前的巖石吹向兩側。

    兩種互逆的氣流形成了強烈對沖,一些細小的石塊被硬生生碾碎,化為粉末,漫天飛舞。

    而這時候,蘇國小隊已經沖到了近前。

    二院的人只覺得大地轟然搖晃起來,站立不穩,無數尖銳的刺從空中浮現,向他們卷來。

    于此同時,蘇國隊伍中更是硬生生躍起一個身影,手持一把寬刃巨刀,向下狠狠劈斬!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宋顯真喊了一聲,雙腳下騰起奇異光柱。

    他倉促之間,抬腿向前,將同伴硬生生踢開,旋即,右手從腰間一抹,靈劍光芒猶如電閃,一道道光輝宛如雷電,繚繞在劍刃上,與對方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四品!

    只是一次交手,宋顯真便意識到對面的蘇國青年竟也是四品境。

    準確來說,按照蘇國的劃分是“四級”。

    雖然從靈能的細微反應上可以看出,對方弱于自己最少兩個段位。

    然而體能系近身打法卻極為兇悍,短時間完全可以抹平差距。

    蘇國隊伍小隊長被擊退,落在地上,血紅的雙眸中閃過詫異的神情。

    在他的視野中,對面的“巨狼”首領竟硬生生用爪子抗住了自己的一刀,這讓他心下吃驚不已。

    更覺緊迫,當即喊道:“全力出擊,速戰速決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其余隊員嚴肅回答,如臨大敵。

    近在咫尺的二院學員們眼看兩方隊長硬扛了一擊,正不知該是防御還是反擊,或者停戰,就聽到對面吐出一陣嘰里咕嚕的鳥語。

    “他們在說什么?誰能聽懂?”

    梁丕臉色微白地收回手,扭頭問道。

    然而他注定得不到回答。

    如果說英語,隊伍里大家連蒙帶猜還能聽懂大概,可俄語……就不在他們的知識范圍內了。

    “你們到底想要……”

    宋顯真硬抗一刀,向后連退數步,籠罩在身軀上的光柱劇烈搖曳了下,體內血液沸騰。

    這一擊他有些吃虧,張開嘴,正要詢問,便只覺周遭殺機涌起。

    他不敢再啰嗦,果斷道:“防御!后退!”

    旋即,兩方陷入混戰。

    從人員和綜合實力上看,二院的隊伍更強一些,然而他們不清楚情況,也不敢貿然出手,只能全力防御。

    倒是蘇國小隊在某種力量的影響下下手越來越狠,招招致命。

    在這樣的局勢下,沒過兩分鐘,二院隊伍里就有兩位隊員受了輕傷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雙手卷起無形風浪,并反手擋住迎面的刀劍,梁丕嘴角溢出一絲鮮血,朝地上吐了口帶血的吐沫,喊道:

    “擋不住!這樣下去不行啊,我看這幫人不對勁,不能再硬抗著了,還手吧!”

    “是啊,這樣下去不行,這幫孫子是下狠手了啊!”

    終于,隨著隊伍里又一個隊員一個不慎,被一刀在身上劃出一道血淋淋的傷痕,并發出慘呼,宋顯真終于咬著牙喊道:“反擊!”

    吐出這兩個字,他身軀之上光柱飄搖而起,竟升起十余米高。

    四品修為全力開啟,迎面一劍將面前的對手劈飛!

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憋了一肚子火的二院修士不再遲疑,合力催動異能,一道道流光騰起,將對面淹沒。

    兩方徹底見紅,蘇國小隊隊員身上也開始出現了密集的創傷,甚至是近乎致命的傷勢。

    漸漸的,蘇國小隊開始顯露敗相。

    宋顯真一看,趕忙道:

    “不要下死手,主要打四肢!把他們廢掉,不要殺人!”

    然而,就在他剛剛喊出這一句,詭異的一幕發生了。

    只見那些蘇國修士忽然齊齊一震,向后退去,旋即,無聲無息的,一道烏光依次從幾人身上跳過。

    而每一道烏光都帶走了一條性命。

    或者刺穿了心臟,或者斬斷喉管,然而蘇國隊員們卻仿佛被施展了定身咒,竟不躲不避,依次栽倒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道道血花綻放,本就受傷頗重的蘇國修行者宛如地里的麥稈,被一道無形鐮刀收割。

    噗通……噗通……不斷栽倒在宋顯真等人面前。

    這一幕發生的極快,讓人難以反應。

    天色又十分昏黑,此處彌漫著狂躁的靈能與煙塵。

    等二院的人反應過來,面前竟已栽倒了一地的尸體!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們……”

    “這又是什么招?”

    年輕的隊員們紛紛倒吸一口涼氣,其中數人更是向后退出數步,這一幕實在太過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原本生猛異常的這群異國修士竟轉眼間撲倒了一地,與他們之前殺過來一樣的突然。

    正在他們愣神的時候,陡然間,就看到蘇國隊員尸體中發出了一聲“啪”的輕響。

    旋即,一道火紅色的信號彈拔地而起!

    跨越數百米距離,躍至空中,炸開,如同一灘濃重的血!

    “信號彈?”

    “有人!”

    宋顯真等人猛地醒悟,飛撲過去,環顧現場,卻只看到地上遺留著一把冒著青煙的信號槍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再無他物。

    幾個年輕人對視一眼,都看出了彼此的驚愕與緊張。

    梁丕抹了把臉上的鮮血,指尖微微顫抖,顯示出了心中的不平靜:

    “這是蘇國那邊最高等級的求救信號!不出意料,等下蘇國的強者就會趕過來!咱們被算計了?!這里頭不對勁!”

    因為家庭熏陶,他第一個意識到了這背后潛藏的危機。

    “什么?算計?梁丕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有隊員還沒有反應過來,聽他這么說,不禁問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我說咱們被算計了!你看這現場!一看就是經過了激烈戰斗,然后蘇國人死了一地,等對方的人趕到,你覺得會認為是誰殺了他們?”

    “……可是,明明是他們先動手的,而且,也不是我們殺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誰會信?要你,你信么?”梁丕冷笑。

    旁邊一個隊員忽然道:

    “我們有錄像的對吧?誰拍到了?”

    沒人回答,方才的襲擊太突然了,他們大部分都沒來得及拍攝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手機好像錄到了一段。”

    忽然,一個學員說。

    眾人急忙圍著看過去,就發現視頻里一片模糊,吵鬧,拍攝的正是飛沙揚起那段,隱約可以看到對方沖過來。

    然而這個鏡頭只有1秒不到,旋即,就是一陣雜亂,什么都看不清了。

    就連人的聲音都在劇烈的轟鳴中被掩蓋了。

    “這樣的……行么?”

    捧著手機的學員不自信地問。

    大家都沒說話。

    沉默了幾秒,一個女孩才說:

    “視頻里有用的只有那個對方沖過來的畫面,很模糊,但還是能看清大概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這有用么?能說明什么?前因后果都沒有。”

    梁丕搖頭,沉著臉說:“如果只是一般的沖突,這種視頻也差不多夠了,可是……現在的情況是他們都死了!

    六個還是七個人?全滅!

    這樣的惡性事件你覺得這種‘證據’壓得下去嗎?

    他們死了,我們活著,就是是結果。

    咱們的學院、司局或許會相信我們,可是公眾會么?輿論會么?

    等這件事披露出去,人們只會看到死亡數字!

    沒人關心咱們!

    想想吧,這件事必然會引起兩國爭端,蘇國死了這么多人,無論如何都不會善罷甘休,咱們這邊呢?總得表態吧?

    到時候搞不好犧牲掉的就是咱們幾個了!”

    說到后來,梁丕的語氣已經極為凝重,其余的學員也皆是臉色煞白。
五星独胆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