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紅小說網 > 玄幻小說 >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 > 第六百零五章 突如其來的突破

第六百零五章 突如其來的突破

    白秀秀頓時弄了個大紅臉,“小屁孩,一邊去。”說完,她就跑到娜娜那邊去了。

    看著手中的T恤,藍軒宇心頭升起一陣暖意,他總算覺得,逛街其實也還是有些不錯的感覺了。

    這一天過的平靜而充實,晚飯也是在商場之中的一家餐廳解決的,味道中上,但無論是娜娜還是藍軒宇和白秀秀,吃的都非常滿足。

    當他們回到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娜娜的宿舍時,天已經完全黑了。

    藍軒宇都顧不上洗個澡,就直接躺倒在床上了,全身放松的感覺讓他有種難以形容的懶散舒爽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沒有魂力、沒有血脈之力,沒有魂導飛機、也沒有機甲和斗鎧的一天。

    他突然覺得,這樣平凡的一天也挺美好的。

    腦海中不時閃爍著的,都是白天娜娜和白秀秀每次試衣服的畫面,那是多么美好的畫面啊!

    要是每天都這樣平淡的過下去,似乎也很不錯呢。而在這一刻,他也突然有些茫然。本來自己應該就可以過上這樣的日子吧。那修煉的意義在于什么呢?有那么多的普通人武魂不能修煉,他們生活的不是也挺開心快樂的嗎?

    “洗個澡吧,睡著會舒服點。”娜娜走了進來,來到藍軒宇身邊坐下。

    “娜娜老師,你說,我們為什么要修煉啊?”藍軒宇向她身邊蠕動了一下。

    娜娜摸著他的面頰,道:“你當初不是跟我說過,你要努力修煉好保護媽媽,保護你想要保護的人嗎?”

    藍軒宇愣了愣,頓時回憶起當初在那棟大樓之中,面對匪徒自己無力的感覺。這也是為什么他對天堂星的印象那么差,對于在那里搞破壞毫無心里壓力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那您呢?您是為什么修煉呢?”藍軒宇問道。

    娜娜道:“以前我不記得了。現在的話,就是為了保護你們吧。”

    藍軒宇笑了,湊到娜娜身邊,頭枕著她的腿,抱著她的腰,在這一刻,他突然覺得特別、特別的心安,仿佛整個人都被溫暖和溫馨所包覆著。

    娜娜輕輕的撫摸著他的發絲,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,“其實,無論你們是否修煉,是否變得強大,我都沒關系的,都會好好保護你們的。”

    藍軒宇沒有回應,因為他已經睡著了,是的,瞬間就睡著了。但他的眉心是舒展開來的,臉上帶著微笑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幾天,娜娜始終沒有讓他們修煉,就是帶著他們在明都游玩,明都歷史悠久,有許多名勝古跡。包括議會廣場,還有一些萬年來留存下來的歷史印記,都是非常值得去看的。他們甚至還去了明都旁邊的日月山脈玩了一整天。也只有爬山的時候,藍軒宇才意識到自己是魂師。

    這樣完全放松和玩耍的日子,整整過了一周。

    自從開始修煉以來,藍軒宇和白秀秀都從未懶散過如此長的時間,這種徹底放松下來的奇妙感覺,讓他們的身心為之舒暢。

    不需要思考、不需要睿智和強大。他們只是做回自己,做回十二、三歲正是青春的少男、少女。

    “好啦,這一周你們放松的也差不多了,如果想要修煉的話,那今晚可以開始冥想了。如果還想再休息,也行。”回到住處,娜娜宣布舒爽的日子算是結束了。

    沒錯,這幾天藍軒宇和白秀秀甚至連冥想都沒有,每天晚上都是直接睡覺的,而且藍軒宇還賴上了娜娜,必須要娜娜摸著他的頭才肯睡。對此,白秀秀羨慕的不行,但也沒跟他爭。娜娜也由著他,每天晚上都等他入睡之后才離開。

    這一周下來,藍軒宇和白秀秀的氣色都變得特別好,他們本就長得好看,現在更是皮膚白里透紅,充滿了青春洋溢的陽光氣息。

    “我選擇睡覺。”藍軒宇舉起手,笑嘻嘻的說道。他真的好喜歡每天那種在娜娜老師撫摸著頭發的感覺中睡去,真的是太美好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,你不能再懶惰了。今晚必須要冥想了。”白秀秀義正言辭的說道。然后就一把拉住了想要走向娜娜的藍軒宇。

    藍軒宇道:“你這是嫉妒吧?最后一天好不好?”

    白秀秀哼了一聲,道:“明日復明日,明日何其多?今日事今日畢。趕快的,冥想。我跟你一起,看著你。”

    一邊說著,白秀秀就把他拉進了房間。準備看著他冥想。

    看著走進房間的他們,娜娜臉上始終帶著微笑,但不知道為什么,心中卻有幾分悵然若失的感覺。

    每天晚上哄著藍軒宇睡覺,不只是藍軒宇感到溫暖舒適,她也同樣很喜歡那種感覺。那讓她有一種前所未有的溫馨,好像自己本來就應該這樣陪伴著他的。那種心安的感受,是她復蘇以來最美好的。

    “秀秀,你就是嫉妒吧。”藍軒宇看著關上門的白秀秀,沒好氣的說道。

    白秀秀撇了撇嘴,道:“對,我就是嫉妒怎么滴?你天天都霸占著娜娜老師,太不像話了。而且,我們也確實是該修煉了。再懶散下去,回到學院之后怎么辦?這都一周沒修煉了,估計我們已經退步了。趁著開學之前這幾天,趕快恢復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藍軒宇拿她也沒什么辦法,事實上藍軒宇也認可她說的,距離開學已經沒幾天的時間了,是要緊張起來了,不然的話,開學之后反而退步,估計老師也不會放過自己啊!

    “好吧,冥想吧。”藍軒宇把床讓給了白秀秀,自己在地毯上坐了下來。

    看著他老老實實開始冥想的樣子,白秀秀不知道為什么,鬼使神差的心頭有些不忍,下意識的走到他身邊,輕輕的摸了摸他的發絲。

    藍軒宇睜開雙眸,有些呆滯的看向白秀秀。

    白秀秀此時也正在看著他,四目相對,白秀秀頓時俏臉一紅,騰身而起,跳上了床,盤膝坐好,“冥想吧。”但從她因為呼吸急促而微微有些起伏的胸脯來看,她想要進入平靜的冥想境界似乎并沒有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藍軒宇還在回味著剛才那一瞬。

    娜娜的手是溫暖而柔和的,撫摸著他發絲的時候,總會有陣陣暖意傳來。而白秀秀的手指有些涼,清清涼涼的纖細,觸摸之下,帶給藍軒宇的不是放松和溫馨,而是一種發自靈魂般的震顫。

    結果,兩人各自盤坐著,卻都是半晌沒有進入冥想之中。無形中,他們感受到的是一種若有若無的旖旎,那是少年懵懂時心中的美好。沒有任何其他的東西,就是美好的心靈觸動。

    藍軒宇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時候進入冥想狀態的,他只是感覺到,周圍的一切都開始變得柔和,一切都漸漸沉靜下來,不知不覺間,他就進入到了冥想之中。

    魂力自然而然的運轉著,和以前并沒有什么不同,血脈漩渦也是如此。一切都寂靜無聲卻如常。

    藍軒宇自己都沒有發現,經過了一周的休整之后,他再次冥想時,進入的是一種特別沉靜的狀態,這正是久違的深度冥想。
五星独胆方法